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 行业动态

中国区域旅游发展新趋势:以集散地为核心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80%以上的县都在致力于旅游目的地建设,但有趣的是,有的县仅仅有一座寺庙或者有一座山,也提出要打造成为国际旅游目的地。且不知,景区是旅游资源系统,旅游目的地是社会、经济、交通和资源系统的综合,两者不是一个概念。我们且不论资源、交通与环境能否支撑一个地区成为旅游目的地,单就从旅游空间关系和旅游区域关系方面来说,全国各地都要成为旅游目的地,也是一件不现实的事情。

  区域旅游的发展新趋势 

  旅游是人的空间移动,也必然形成一种空间关系和空间联系。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以及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加速,形成了两个值得深入研究的经济现象,一是城市群的出现,现己形成三大区域中心和十大城市群,未来五年我国还会再形成十大城市群;二是旅游与休闲活动进一步加强,旅游与休闲成为我国城市居民的一项重要的消费现象。

  随着中国旅游业迈入大众化时代,旅游消费需求日趋多元化,加之区域中心和城市群的形成,区域旅游便成为旅游空间最核心、最重要的问题。可以说,对于国内旅游以及休闲来说,会形成以区域为中心的空间架构,从大多数学者的研究和相关统计充分地印证了这一点。

  旅游区域合作的条件 

  应该说,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们就开始注意区域旅游以及区域旅游合作问题,然而由于国内旅游还不具备一种常态,经济区域以及城市群没有出现,区域旅游仅限于学者文章之中。在旅游实际工作中,受业务限制,旅行社企业关注区域旅游仅仅限定于跨地区旅游线的设计,其合作也表现为组团业务与接团业务之间的区域合作。如同一线路的合作,如丝绸之路,长江三峡,京、陕、沪、桂、广,从严格意义上讲,这还不是真正的区域合作。

  谈论这里,我们很有必要讨论一下什么是旅游区域合作问题。对于这个概念学者会有不同的见解,我认为旅游区域合作有两个问题,一是区域之间的旅游合作,即区域外的合作问题,二是区域内各个不同地区之间的合作,即区域内合作问题。对于前一个区域合作,因为是两个独立的空间,这种区域合作关系比较简单,我们暂不做讨论,问题是后一个区域合作,这个合作是建立在同一空间关系下的地区间关系上,存在着不同的利益空间主体,如果同一区域内不同地区资源、技术、资本和巿场各有不同,合作起来比较和谐,否则合作中就存在一定难度。 

  就全国而言,旅游区域合作取得一定成效的应是长三角这个区域。这与该区域核心城市上海以及该区域的同心地区的浙江、江苏、安徽和江西等省份在资源、技术、资本和巿场不同有关,上海是旅游区域的巿场和技术的中心,而在资源和资本方面,浙江、江苏和安徽更具有比较优势。由于上海缺乏足够的旅游资源,限制了旅游产业深度发展,这个区域中心更愿意与其他地区进行旅游合作,利用上海的巿场和技术优势与其他地区的资源和资本优势相结合,形成了特定区域的合作模式。

  这种区域发展模式是一种新空间旅游区域模式,是打破行政区域转向旅游经济区域的模式,也就是旅游集散地下的旅游目的地区域模式。在这种模式下,区域内不同地区在旅游要素配置各不相同,旅游分工各有侧重,共同构成了一个区域内的旅游产业体系和空间。然而,这种分工对各个地区效应是不同的,作为旅游集散地的上海显然在分工中获得更多的旅游效应。到外地丢垃圾,在上海消费,虽然不能全面评价区域旅游合作的效应,但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问题

  与长三角不同的是,作为环渤海旅游区域,区域合作问题无论是学者还是企业都在呼吁,政府也很重视,然而区域合作并没有大的进展,究其原因很多,但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作为区域核心的北京在旅游交通、旅游资源、旅游技术、旅游资本和旅游巿场方面都具有比较优势,与上海不同,它不需要借助其他地区的资源等条件来发展,众星捧月的空间格局下区域旅游合作很难进行,作为北京由于这种优势的存在,是没有冲动与其它地区进行合作,其他地区也没有足够的本钱与北京合作,这就使环渤海的区域合作陷入一个困境。 

  因此,从旅游经济关系来看,旅游区域合作是需要本钱的,一个地区尽管拥有一定数量的旅游资源和旅游景区,如果在其它方面不具有比较优势,那么,在旅游经济收益地区间分配上也不会获得更多的利益。 

  以集散地为核心的旅游区域体系 

  就未来旅游发展来说,区域旅游要做强做大,区域合作是不可回避的问题。一个重要的中心城市,如果没有大的区域作为依托,不与这个区域内的各个旅游目的地形成融合发展和错位发展,一个地区的旅游产业和旅游空间是不可能做强做大的,我们从近几年旅游统计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个问题。

  在《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旅游业的意见》出台以后,围绕如何把旅游业培育成“国民经济战略性支柱产业”和“人民群众更加满意的现代服务业”,特别是今年国务院31号文件的出台,更是强调区域旅游一体化问题。关于区域旅游一体化以及区域旅游合作,各地都进行了大量的创新实践,其中如何促进地域相同、资源大体一致、环境不同、主客观条件相差甚远的区域旅游合作,需要我们以及区域内各级政府认真考虑。

  以中心城市为核心的区域旅游合作要考虑两个问题,一个产业问题、一个空间问题。从旅游产业层次上,旅游区域合作主要表现为旅游产业链的构建方面。旅游产业是一个资源配置型产业,是围绕着旅游方式和旅游类型而构建起来的产业,区域内的旅游产业链构建必须围绕着旅游类型和旅游产品开发形成。一个地区有不同的旅游资源,有方便的旅游交通体系,就为旅游类型和旅游产品的开发创造了条件。同属区域下的不同旅游目的地要依据区域中心城市的旅游类型来构建不同旅游产业链,中心城市的旅游要结合周围旅游目的地的资源与技术情况,可以将旅游产业链的部分元素交与这些地区,形成错位发展。 

  各个旅游目的地不要什么旅游产品都有,什么链条都建,什么钱都挣,要重点发展具有比较优势的旅游产品和旅游产业。如京津冀旅游区域的协同发展,北京作为区域中心,不需要构建完整的旅游产品体系,都市旅游、商务旅游和会展旅游是北京发展的重点,乡村旅游、养老旅游和度假旅游完全可以交给河北去做,如果北京什么旅游都要做,那河北的旅游发展的空间就是没有了,只有北京与其他地区形成了错位和空位发展,区域旅游合作才有可能,才能促进旅游区域的协同发展。从巿场需求来说,北京与天津作为我国6个进入后工业社会发展时期的两个大城巿,是我国重要的旅游客源地和旅游集散地,为环渤海旅游产业发展提供了常态化旅游与休闲需求,各个地区如何围绕着这两个城巿来建立旅游产品体系和产业体系,如何在政策与制度上形成地区间的协商机制,是环渤海区域合作的重要方面。这是一个区域空间产品如何分布与利益如何分配的问题。 

  旅游的空间格局是多数研究者所关注的问题,中国旅游发展进入新时期后,旅游的空间出现了极化现象,这种极化是由于我国不同区域社会经济非均衡发展以及高速交通网络促成的结果。空间的极化后,虽然各个旅游目的地的旅游流量并没有大的变动,然而,各个地区旅游经济总量以及在某个区域内的旅游地位发生了本质性革命,形成了突破行政区域的一个旅游集散地为核心的新空间区域结构。在这种结构下,一些地区成为了旅游集散地,成为一定空间下的旅游核心地区,另一些地区成为旅游目的地,而一些地区仅仅是旅游集散地的旅游飞地,出现了旅游经济向旅游集散地极化的经济现象。 

  从空间合作方面,我们要根据各个地区旅游要素与产业发展的优势形成区域内客源地与目的地的合作,目的地与集散地的合作、同一主题线路的合作。这就是一种新型的空间结构。对于政府层面来说,都期望本地区成为旅游集散地或者是旅游目的地。然而,要成为旅游集散地或者旅游目的地其条件是不同的。一个地区要成为一个区域内旅游目的地除了一定的旅游资源之外,还必须具备四个要素,旅游文化街区、旅游主题公园、旅游节庆、旅游文化演出。一个地区要成为旅游集散地除了具有旅游目的地要素之外,而必须具有散客服务体系的存在。

  新空间结构下如何发展区域旅游 

  旅游新空间结构的形成,将大改变我国的旅游要素的空间布局,也会对各个地区的旅游经济地位产生影响和变化。各个地区要依据旅游局新空间结构,调整其旅游要素的布局,以适应旅游新空间结构,我认为以下三个问题是重要的。

  一、各地区旅游开发与发展要从以景区为重转向旅游目的地开发为主。 

  长期以来,我国大多数地区的旅游发展是以景区为依托的,不重视旅游城市和旅游小镇的建设。在高速交通体系没有形成之前,这种发展思路还会有一定的合理性,然而,有了高速交通体系,以景区为重,不注重旅游城市的建设,有可能你的行政区划下的景区成为别的行政区划下旅游城市的景区,成为别的行政区划的旅游“飞地”。 

  如西安和洛阳两个都是重要的旅游地区,是两个不同的行政区域,在没有高铁的时候,两个地区是平衡的,都可以发展各种旅游要素,现在有了高铁,从西安到洛阳仅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如果洛阳以景区开发为重,西安以旅游目的地为主,人们白天乘高铁到洛阳看景区,晚上坐高铁回西安消费,那么,洛阳就有可能成为西安的旅游“飞地”,所以说,在旅游新空间结构下,各地的旅游发展要转变思路,要以旅游目的地建设为核心,来构建旅游空间体系。 

  二、对于区域旅游来说,我们要按照旅游流以及不同城市的旅游地区构建旅游集散地和目的地空间体系,形成一个围绕旅游集散地下的旅游目的地、旅游景区的空间结构。 

  在区域旅游中要以建设旅游集散地为重心,围绕着旅游市场来建立旅游服务体系,进行区域旅游布局。长期以来,各地的旅游建设,重视硬开发,忽视软开发,不重视旅游集散体系的建设。

  比如,我们周边有许多旅游目的地和景区,但我们由市区到各个地区和景区的没有运输联线,旅游者如果不参加旅游团,到这些地区和景区就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也就是我们没有构建出旅游交通体系;

  再比如,一个乘航空来到北京的游客,要想自驾到周边地区旅游,却不知到哪里租车,我们没有构建租赁体系;一个外省的游客自驾来旅游,我们不知到景区的路如何走,我们没有构建旅游标识体系,没有建立旅游风景道体系……所有这些,都是因为我们没有构建出散客服务体系。

  散客服务体系是一地区成为旅游目的地转型的关键,没有散客服务体系作为支撑,这个地区即使再重要,也难以成为旅游集散地的。散客服务体系主要包括观光体系、预定体系、租赁体系、标识体系,风景道体系和救援体系。因此,构建完整的旅游散客服务体系是区域旅游转型发展的关键。 

  三、旅游产业组织建设要从以旅行社为重心转向以交通企业为主体的各种旅行代理商。 

  我们知道,旅游产业是一个综合性的产业,它是以旅游活动为中心而形成的一个要素与资源配置性的产业,其要素与资源配置方式以及运行方式有两种,一种是以旅行社为主体的“点线旅游”经济体系;一种是以旅游目的地散客服务中心为主体的“板块旅游”经济体系。 

  在“点线旅游”经济体系下,旅游产业运行是以旅行社的经济活动为核心的,由旅行社将不同地区的景点、景区以及相关旅游设施、旅游服务通过旅行社的组织串连在一起,最终形成旅行社的产品,以旅行社产品为中心对各项旅游资源和服务性资源进行配置,形成食、住、行、游、购、娱等旅游供给的一体化。因此,在这种旅游产业运行方式下,旅行社成为旅游产业的龙头行业,离开了旅行社的运作,旅游产业的经济活动是无法进行的。 

  在“板块旅游”经济体系下,旅游产业运行是以旅游客源地的旅游代理商和目的地的散客服务中心为核心的,由旅行代理商和散客服务中心将不同旅游目的地的相关旅游服务进行有效的配置,最终形成旅游产业的经济体系。 

  旅游产业运行主体主要表现在为旅游者提供交通服务的各种代理商,如包机公司、机票代理、车票代理、酒店服务代理、导游服务代理、出租汽车代理业务等等,通过这些旅游服务体系来联结旅游客源地与旅游目的地,满足旅游者出游的需要,降低旅游者的旅行成本,提高旅游需求的增量规模,显而易见,所有这些将会对旅游产业的运行的组织体系产生重大调整。 

  四、要建立起区域旅游协调机制和管理体制。 

  我国的旅游管理机构是按照区域行政关系建立的,各个旅游行政管理机构受行政关系的制约,是不会考虑区域旅游关系的,屁股决定脑袋,坐什么位子说什么话,这就是我国所有的旅游地区提出建立旅游目的地主要原因。然而,从旅游市场以及旅游流动来说,并不是以行政区域关系进行的,从旅游新空间结构来说,同一旅游区内和个地区扮演的角色与分工也是不同的,是不支持以行政区划来构建旅游区域关系的。因此,如何根据旅游区域关系建立相应的旅游管理机构,像民航系统一样,设立不同的跨地区的旅游管理机构,才能有效地保证旅游区域合作的开展。 (文章出处:凤凰网 )